动画网

    昆臣戏谑一笑,道:“为什么?你们这些小崽子一直都活在温室里,当然不知道你们头上的大人物到底都做了些什么。我们母星的人为了给你们培育先灵陨铁,每天都有一万人跳入先灵火山之中,成为其养分。多少骨肉在分离,多少冤魂在深夜里哭泣。怎么,你们永恒族的性命就金贵,我们钢铁星人的性命就是狗屁不如了吗?”

    陈扬微微一呆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什么先灵陨铁。

    但他相信永恒族干得出这种事情来。这一刻,他深深的同情昆臣以及其母星。

    苦紫瑜和花解语也是呆了一呆。

    苦紫瑜马上说道:“不可能,我们永恒族不可能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昆臣大笑,道:“小姑娘,你真是天真的可以。你以为你们的大人物对我们钢铁星人所做的事情就算是残忍了?那当初,天河神国上百亿人口,只因为不服从他们,便被他们连根拔起,全部毁绝。你别告诉我,你不知道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苦紫瑜还真是不知道天河神国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和花解语同时脸色煞白,道: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天河神国的事情乃是高等机密。

    这个机密在星域里有所流传,但是在永恒族里,尤其是对小辈们是隐藏得很深的。偶尔有风言风语传出,高层也会直接否认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永恒族素来对孩子们教育的还是热爱,善良,温暖之内的。

    总不能教育孩子们嗜杀,残忍吧?

    卢娜在一旁一言不发,她当然知道昆臣所说的全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对于高层的一些事情,那也不是她能去干扰和决断的。

    卢娜体内的气血终究还是强大的,在刚中昆臣一拳的时候,她觉得她快要死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呼吸却开始顺畅了一些。她便知道,自己虽然受伤颇重,但并不是致命伤。身上的软甲起到了很大的保护作用。

    陈扬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你说的事情,我们并不知道。如果确实是真的,我很想代替我们永恒族给你道歉。但我知道,道歉起不了任何作用。我们生在永恒族,这并不是我们的错。所以,我们也想活。这空间里的所有人都是我的同学,其他的我管不了,但我要誓死保卫他们!”

    他也只能这么说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曾经也想像昆臣这样来杀永恒族的人。

    但那根本行不通。

    而眼下,自己也不可能放了昆臣。

    已经决定了要走的路,那就必须一步一步走下去。

    昆臣凝视陈扬,道:“你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少年,但今日,你们都得死!”

    陈扬说道:“来吧!”

    两人相对而立。

    花解语接过了苦紫瑜的剑,苦紫瑜则去捡了卢娜的剑。

    眼下,便是陈扬,花解语还有苦紫瑜一起来围攻昆臣了。

    陈扬也就不准备讲什么道义了,他必须快些解决虚空之线的问题。不然,死的同学会越来越多……

    死的太多了,那侯建飞的政治生涯基本就到头了。

    陈扬也不啰嗦,抢先出手,身形闪动,剑如雷光,瞬间刺向昆臣的胸口。

    昆臣却也朝陈扬杀来,两人几乎是同时动的。

    动如雷霆!

    面对陈扬的剑,昆臣身形一矮,暗腿弹出。

    陈扬只觉眼前的昆臣忽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以他的丰富经验,不用看就知道昆臣的招。于是他将剑一摆,猛朝下方斩去。

    昆臣的暗腿刚好就迎上了陈扬的剑锋,他不禁微微一惊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遇到反应比他还快的人。

    昆臣当然不可能一招就败,双手撑地,双脚忽然连环踢向陈扬持剑的手腕。

    陈扬迅速收剑,剑花抖动,连连劈杀!

    昆臣无奈,双脚连续闪躲,最后整个人如灵鼠在地,迅速滚动。他的双手朝陈扬的双腿抓来。

    陈扬也就跟着闪躲,连续退出几步,身形螺旋下蹲,将剑抱头一斩,便将昆臣逼退。

    两人交手极快,瞬间的反应更是快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的感觉就是,棋逢对手,将遇良才!

    陈扬的气血之力不如昆臣,但宝剑锋利弥补了气血的不足。

    昆臣退出之后,却是向苦紫瑜袭杀而去。

    陈扬不由失色,迅速扑将过去。

    花解语也立刻拦剑而上。

    昆臣的速度太快太快,花解语刚要迎上,昆臣一脚已经踢向了她持剑之手。

    花解语立刻剑交左手,变招迅速。

    昆臣一脚踢空,另一脚快速踢来。

    他的腿格外的长,直接将花解语的剑踢飞出去。

    接着,昆臣又一脚踢过来。

    劲风凌厉,花解语不得已只能避让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电光石火。

    昆臣来到苦紫瑜面前,苦紫瑜根本反应不过来,下一秒,苦紫瑜已经被昆臣掐住了咽喉。

    昆臣一手夺过了苦紫瑜的剑,接着就要杀死苦紫瑜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陈扬骇然欲绝,惊声大喝。

    苦紫瑜是个善良的姑娘,陈扬怎么都不忍心看她死在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昆臣本来是想杀死苦紫瑜,此时忽然见到陈扬这般紧张,他顿时之间似乎明白了什么关键的东西。

    于是,他停止了手中的劲力,并冷冷看向陈扬。

    “放了他,我们空手打,任何人都不插手,如何?”陈扬说道。

    昆臣淡淡说道:“杀了她,我也不怕其他人插手。你没有任何筹码可以和我谈!”

    卢娜和花解语也是紧张无比。

    卢娜大声道:“你手中的孩子身份显贵,只要你肯放了她。那么我们就可以赦免你。”

    昆臣哈哈一笑,道:“我来是求死的,你觉得我需要你们的赦免吗?”

    卢娜不禁语塞。

    昆臣一字字道:“你们全部都要死。”

    苦紫瑜浑身都在颤抖,她善良是不假,可也并不是不怕死的。

    死亡如此临近,她焉能不怕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,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陈扬看向昆臣,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道:“可是你没有杀她,你想要我们做什么?”

    昆臣微微一怔,道:“本来我想要你自裁,不是我怕你。而是我不想浪费时间了。不过我马上想到,毁了这阵法殿的关键机关,那么所有人都要死。那么你怎可能为了她而自裁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还是杀了她为妙!”昆臣说完便要动手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!”陈扬一笑,他显得轻松起来,道:“我有筹码跟你交换。反正你也不差这一点时间,不如听我说一说,好吗?”

    昆臣想了想,便道:“好,你姑且一说,我姑且一听!”

    卢娜和花解语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苦紫瑜脑海里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她所有的希望都落在了陈扬身上。

    陈扬说道:“首先,如果你能成功,那么我们都要死。所以,你杀不杀紫瑜,这都不能改变任何事情。但我建议你先不杀,因为你的这个事情,也有失败的几率。那就是,你未必能够打败我。你敢说,与我一战,你就一定能赢吗?”

    昆臣道:“我没有剑的时候,只有五成的把握。我拿了剑在手,便有九成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陈扬说道:“所以说嘛,你还有一成是不确定的。那么,只要你不杀紫瑜。我答应你,如果你死之后,我们这些人全力去促动高层停止先灵陨铁的培育,势必解救你的母星族人于水火。”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相信你的一面之词?”昆臣心头一动,但马上就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陈扬说道:“我们永恒族人最重誓言,我们可以全部起誓,以我们的修为和后半生的幸福对祖神起誓。同时,你要知道,即便我们说话不算话,这对你来说,没有损失。如果我败了,紫瑜迟早也是死。你恨她吗?她不应该被恨。即便我们永恒族该死,可她不该。因为她非常善良,你何必一定要执着于先杀死她呢?”

    “我还要告诉你,我宗寒是天才,我的本事你看到了。将来我就有可能走到高层之中去。如果我到了高层里,我一定会停止先灵陨铁的培育。因为这项培育计划,简直就是畜生不如。还有紫瑜,也就是你手中挟持的女孩儿,她是光明议会苦先生的女儿,苦先生位高权重。而紫瑜和我们一直都不知道这些残忍之事,现在我们知道了,那么我们就会去设法改变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陈扬是个绝妙的说客。

    昆臣沉默片刻后,说道:“好,你们起誓吧!”

    陈扬第一个起誓,他这不是哄骗昆臣。如果将来真的可以,他当然要停止这残忍的先灵陨铁培育计划。

    苦紫瑜也毫不犹豫的起誓。

    接着,花解语和卢娜也起誓。

    起誓完毕之后,昆臣放了苦紫瑜。

    “呼!”苦紫瑜得了自由,惊魂方定,她大口喘息起来。

    她都有些不敢相信,自己就这样被陈扬三寸不烂之舌救了下来。

    花解语佩服陈扬的机敏。

    卢娜也不得不佩服,因为在刚才那样的情况下,她着实是想不出任何法子了。可偏偏,陈扬却快速想到办法救下了苦紫瑜。

    陈扬看向昆臣,道:“我们还有必要打下去吗?”

动画网     昆臣冷声说道:“我放了她,是因为最后的一成不确定性。这并不代表我真的相信了你。所以,如果你败在了我的手上,你们所有人一样全部都要死。”